首页资讯 • 正文

双十一,为啥豆瓣评分9.1的《饮食男女》被单身狗们热捧? <#21---->

发布时间:

在布拉格的某辆大巴车上,周郝收到了前女友的一条短信,“周郝,我们和好吧”。他注视手机屏幕几秒,删除了这条短信。

周郝与前女友,这里简称A,相识在某个微信群。当时的周郝单身狗一只,闲来无事喜欢加各种微信群,撩各样的妹子。那天新人A加群,周郝便像以前新人加群一般开始三连,“发红包,唱歌,爆照”。A也是个张扬的孩子,就发了红包,语音唱了首歌并发了一张高度幻化后的自拍照。当周郝听完歌并看完照片后,心中就决定,“我要追这个妹子”。可能只就是所谓的一见倾心。

周郝为了追A也是费尽心思,每天晚上陪A聊天到深夜,即使有时候扛不住,不小心睡着了,也会过一下抖的一下清醒,拿起落在枕头一旁的手机赶快回消息,每天晚上都要两三点才能睡觉。为了讨A欢心,很内向的他只因A想听他唱歌,便去录了一首又一首自认为还不错的歌。各种套A的话,想要知道A喜欢吃什么,喜欢喝什么,并时常送些小礼物。每天尽是如此。

白天,上班的周郝总是精神涣散,没有精神,毕竟每天晚上都会睡的很晚。周郝也只是个身处北京万千普通劳动力的一员,挣扎着。可他却很开心,因为他遇到了A。

有天,A给周郝打电话,告诉他,她来北京了。周郝听到这个消息后,惊讶伴随着激动。放下手头的工作,破门而出。去南站接到了风尘仆仆而来的A。

坐在某咖啡厅,周郝与A现实中第一次见面,同时也是第一次约会。这时的周郝却不像网络中那样体落、大气。而A姑娘还是那样大方体面,没有一丝躲闪。这是周郝第一次感到真的自卑,并在心里默默想着如何改变自己。

在聊天中,A说不想在之前的小城市继续工作,所以辞退了工作,来到北京寻求发展。此时开始,周郝开始了更加繁忙的一天天。他帮A找合适的房子,帮A做这个,忙那个。有空带A去这玩,去那吃。虽周郝只是一个在北京打拼多年的普通人,但哪里好玩却深知于心。

不负有心人,在一个合适的时机,周郝向A表白了,A也知道周郝对她的好,便水到渠成般接受了。

热恋期的双方,不会出现争吵,双方都沉浸在爱情美妙的世界里。周郝也是尽心竭力,A伤心时,给出肩膀靠。A来大姨妈时,在家熬好红糖水给A送去。当A需要他的时候,他都会在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爱情总会进入平淡期。某天加完班的晚上,周郝回到家,想找A去哭诉一下公司里的苦时,发过去消息,许久得不到回复。周郝就这样看着手机屏幕默默等着,一分钟、两分钟、十分钟。这时周郝开始乱想了,以前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现在却这样了。一夜无眠。

A开始嫌弃周郝了,嫌他这里做的不够好,嫌他那里做的不够好。周郝心中也有气,认为A只知道享受,只知道让他来安慰她,却不知道周郝自身也需要安慰。

又是一个深夜,周郝又是因工作原因心情很差,想找A诉苦,寻求安慰。可话刚发出第一句,得到的回复却是:“我困了,想睡觉,晚睡脸上又该长痘痘了,你忍心让我陪你聊天吗”。这般的话语,深深的伤害了周郝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,当初我可以陪她聊到深夜,每天白天都困的要死,我也没说些什么。现在,她却不理解我的心情、感受”,周郝这样跟他的朋友说着。“你没有遇到对的人,没有遇到那个可以理解你的人,别相互折磨了,算了吧。”朋友语重心长地对他说。

结果却是这样。

“我们分手吧”,A这样对周郝说。

“嗯。”

周郝开始了新的生活,删除了与A的联系方式。

“醒了吗?”周郝笑着问身边的女友。

“嗯。”

“快到布拉格了,我一直很期待的地方,米兰昆德拉书中经常提到的地方。”

“还有,谢谢你能陪我一起来。”周郝心中这样想着。

好电影是值得一刷,二刷,三刷的,没有为什么,百看不厌

相关文章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降水网,声卡,创维,老电影,北京旅游 版权所有